事实上,德国的相关建议已经在德国及欧洲掀起一场严肃的产业政策大讨论,并提出在国内讨论的基础上将“2030国家产业战略”上升为“欧洲产业战略”,在欧盟理事会框架内设立“工业部长理事会”,协调欧洲的产业政策。

关于“产业政策”问题,过去一直是中欧双方讨论的热点内容。最近,欧洲方面尤其是欧洲经济“领头羊”——德国对这一问题的态度正发生变化。

你也许对这些问题感兴趣:

对于视“社会市场经济”为圭臬的德国人而言,“产业政策”及“规划”这样的概念在他们的脑海里自始就具有负面含义,因为它意味着国家对市场的干预。几年前,当笔者陪同德国联邦议会基民盟议会党团的议员前往国家发改委听取有关“十三五规划”的介绍时,几位议员脸上不约而同流露出不屑的表情:因为在他们眼里,“规划”就等同于原民主德国的计划经济,就意味着低效和一潭死水。

为使这一主权不受到外界侵蚀,阿尔特迈尔在2018年发出动议修订了“德国对外经济法”,将国外企业并购德国企业的政府审查触发门槛进一步降低,从过去参股25%需要审查,改为参股10%就必须启动审查。而且,还建议设立国家基金,当位于关键产业中的德国企业资不抵债时,由国家先行收购,重整后再私有化,目的是不使相关技术落入外国企业手中。

不久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巴黎会见德国总理默克尔时强调,携手合作、互利共赢才是解决各种全球性问题的唯一正确选择。当前形势下,加强中德、中欧合作的意义已超越双边范畴。这其实已经为中德、中欧关系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从今天来看,这一来自前社民党主席的观念,已经跨越了政党的藩篱,成为了德国政界的共识。因为,有着基民盟背景的现任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在2019年2月以其操刀的“2030国家产业战略”(讨论稿)为基础,正式启动了德国及欧洲的产业政策大讨论。

分析这份“2030国家产业战略”和德国方面的相关阐述,有几个新动向值得关注。

2月2日,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中国文化中心,当地艺术团体在春节庙会活动上表演舞蹈。 尼日利亚中国文化中心2日举办春节庙会,丰富多彩的文艺活动和美食吸引了众多当地民众和在尼华侨华人。 新华社记者郭骏摄

中新网1月13日电 据中国驻波兰大使馆官网消息,大使馆新闻发言人近日发表声明称,中方对一名中国公民被波方拘留高度关注。中国驻波使馆已第一时间约见波兰外交部,要求波方尽快向中方就事件情况进行领事通报,尽早安排领事探视,依法、公正、妥善处理此案,切实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安全和人道主义待遇。

笔者认为,阿尔特迈尔制定这一战略的目的,就是要在所有重要工业领域保持德国与欧洲的经济、技术能力、竞争力及领先地位,为此德国意欲大力发展产业,并把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从现在的23%提高到25%。

一条发展主线

王文军坦言,跟这些项目都有合作的潜力,比如一家做汽车充电设备的企业正需要融资,可能很快就能形成合作。那些不太擅长把技术做成商业化的创客,就能借助央企的优势,让创新技术、产品快速成为商品,也让创新成果尽快兑现经济和社会价值。

隔离预防

当地时间3月25日傍晚,以色列军方对加沙地带多处目标实施空袭,以报复当天早些时候特拉维夫市附近遭火箭弹袭击。

江苏卫视大型亲子代际相处真人秀《最美的时光》自上周五开播以来,凭借“陪伴观察式暖综”模式记录明星子女与父母相处的点滴来聚焦亲情孝道的主题和内容收获了观众众多关注与好评。其中向佐与向太陈岚这对“最酷母子”因为向佐对妈妈独特的“猫头鹰”告白而备受瞩目,令网友感动评论“向佐真是特别孝顺有礼貌的帅哥,跟他妈妈特别有默契度”。在今晚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向佐又出乎大家意料的为向太亲手制做蛋糕,还经历了一场节目组设置的“生死考验”。

关于本期封面故事,有任何想说的话,请积极留言。

此外,德国方面还建议,有些创新对保持和赢得德国产业竞争力有重要影响,应对这些创新进行有时限的补贴,打击倾销及市场垄断地位,建立公平竞争环境。

第三,面对全球化的市场,应由国家扶持龙头企业参与竞争。以西门子轨道系统集团申请与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合并一事为例,德国方面认为,未来的参考市场不是国内或区域内市场,而应是订单规模为几十亿至上百亿欧元的全球市场。没有规模就无法参与这样体量的市场竞标,就无法与如中国中车这样的对手竞争,其结果就只能做分包业务,沦落为总包企业的加工厂,进而将这样的大市场拱手让给中国、美国。为此,德国方面已经开始呼吁欧盟修改竞争法,以便于德国或欧洲龙头企业的产生和争取全球市场的大额订单。

阿尔特迈尔的“2030国家产业战略”根植于社会市场经济之父艾哈德“为全民创造康裕生活”的理念,将其视为国家责任及一国政府合法化的表现。完成这一目标的手段就是创造和保持工业岗位。阿尔特迈尔认为,在全球化进程中,随着世界经济力量对比发生的变化、世界市场的急剧变革、颠覆性技术的大量涌现、创新的日益加速及国家干预的增强,世界经济格局正经历着重新洗牌。在新的形势下,德国作为一个成功的工业经济体,必须积极参与这一变化过程的塑造,而不是沦落成被动的旁观者。

中德、中欧不是对手,双方有竞争但合作的空间更大、合作的机会更多。合作共赢应是中德、中欧关系发展的主线。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新材料、新能源、生命科学等领域都等待着双方的合作。

而根据2000年8月1日实施的《房产测量规范》GB/T 17986.1-2000(以下简称《测量规范》)国家标准规定:

此次培训由县人社局和城关镇联合主办,贵阳先锋职业技术学校承办,培训对象主要是城关镇顶方村蒋家寨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小区居住的易地扶贫搬迁户,培训内容为服装缝纫基础知识、服装材料基础知识、服装缝纫基本技能等。80余名搬迁户将在30天内接受专业的缝纫技能培训,培训后将参加统一考试,合格的直接与贵州穿靓服饰有限公司签订就业协议,实现培训与上岗的无缝对接。

11月5日,以“迈向没有贫困的未来”为主题的第六届反贫困与儿童早期发展国际研讨会在北京举办,为期两天。此次大会旨在探索反贫困和儿童早期发展的实践与经验,促进中国乃至全球“终结贫困,确保儿童健康发展”目标的实现。

跨越小我,从作为世界稳定力量、为当前复杂多变的世界注入更多稳定性出发,定位中德、中欧合作,并在这一大格局下考虑德国及欧洲产业政策的回归,恐怕才是真正的回归。(作者是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负责人)

耿爽回应称,美国国会重提有关涉港议案,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随即,嘉善警方着手展开调查。

政府及相关部门按照职责做好防台风抢险应急工作。

首先,德国方面首次将产业问题提高到了“工业和技术主权”的高度。

然而,由于中国境内电子烟既不属于医疗制品管辖,也不归于烟草制品,使其缺乏有效的监管。

其次,在关键技术领域,由国家出面,促成相关产业的落地。阿尔特迈尔以上世纪60年代原德国巴伐利亚州州长施特劳斯倡导建立欧洲的航空工业、进而促成空客及相关配套产业的产生为例指出,今天的德国有必要由国家出面主导电动车电池组在本土的生产。

时过境迁,德国人对“规划”和“产业政策”的认识也发生了变化。2016年11月,时任德国联邦副总理兼经济与能源部长的加布里尔在香港参加德国经济界亚太委员会年会时曾表示:中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面向未来制定长远规划并有效执行的国家。

新西兰信用合作社在一份声明中称,这次并非当地银行第一次遭盗贼光顾,为了安全起见,不再处理现金业务。同时该银行还表示,不确定未来什么时候会再向穆鲁帕拉镇提供现金服务。

据介绍,采用建筑工业化方式可使每平方米建筑面积用水节约65%,能源节约37%,钢材节约2%,木材节约85%,垃圾减少59%,污水排放减少65%。

如果德国真的确立这一产业战略,甚至对欧盟也产生了影响,我们必须注意其可能带来的两个方面影响。一是德国及欧洲的有识之士终于意识到,自身在全球竞争加剧,技术、包括颠覆性技术突飞猛进的情况下,不可吃传统产业技术领先的老本的现实;二是整个战略的着力除了着眼于如何促进创新力、竞争力内生,还关注如何通过国家干预,防范外在、尤其是来自中国的竞争。

德国的经济模式主要依托产业,产业竞争优势的丢失意味着德国国力的衰退。以家电、通信及计算机技术、碳纤维材料的生产为例,阿尔特迈尔认为,曾经在这几个领域领先的德国现在已经失去了领先地位,而一旦失去便无望夺回优势。此外,在平台经济、人工智能、自动驾驶及数字化领域,德国方面也认为现在已经与世界领先水平存在差距,所以德国当前最迫切的是需要保持自身的“工业及技术主权”,要保有和捍卫自己完整的产业价值链,要继续大力支持中小企业,促成更多隐形冠军的产生。

快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