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西新闻网 > 时事 > 乡村教师袁艳敏:点亮山区孩子的梦

乡村教师袁艳敏:点亮山区孩子的梦


2019-11-06 20:55:36   【  】    【打印】    【关闭


新华社哈尔滨9月15日电:农村教师袁严敏:点燃山地儿童的梦想

新华社记者杨思琦

13年来,超过4700个昼夜。黑龙江省农村女教师袁严敏用13年的青春写下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坚持不懈。

当老师是袁严敏童年的梦想。2006年,袁严敏从鹤岗师范学院毕业,正好赶上黑龙江省实施“三支一扶”计划,鼓励毕业生到基层找工作。

"农村缺少教师,所以我要去农村。"袁严敏选择在佳木斯市郊的万发小学教书。作为一名志愿者,她当时的月薪只有600元。

袁严敏清楚地记得,当《万发初中学报》到达时,汽车已经过了崎岖不平的土路,尘土飞扬。通过大片玉米地,万发小学暴露在外。作为城乡结合部的一所学校,万发小学有6个班级,100多名学生,其中大部分是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

“学校使用最原始的长木制桌椅。一条腿今天会掉下来,另一根棍子明天会掉下来。老师会自己解决的。”尽管为农村工作做了前期准备,但在城市长大的袁严敏不可避免地为眼前的荒凉和破败感到沮丧。

袁严敏回忆说,他刚开始通过打井喝水,一堂课后就不能喝了。后来,几个学生跑过来教她如何先打水,然后把水压出来……孩子们的天真深深打动了她。

农村教师袁严敏(左二)和学生堆雪人(摄于2017年12月12日)。新华社

白天,我和孩子们一起学习和吃饭,然后晚上送他们回家...经过两年的教学,孩子们都舍不得她。他们难过得说不出话来,父母也恳求她留下来。然而,他们不知道袁严敏的教学合同是两年,而且没有长期服务的工资。

“孩子们一年后就要毕业了。如果我离开,他们会怎么做?”袁严敏心里知道她离开后会有一个新老师接替她的工作,但她仍然感到不安,所以她决定留下来。

一年后的毕业典礼上,52名学生和许多家长包围了袁严敏...一位健谈的家长说:“袁小姐,你带我的孩子去这个班一年了,却没有付钱,你为什么不这样说?要不是校长,我们不会知道。”她从口袋里拿出100元,放到袁严敏手里。其他父母也一个接一个地拿出钱,所有的钱她都一一归还...

就在那时,严敏再次明白了教育是孩子们的梦想,也是农村每个家庭的希望。

村里的老师袁严敏正在给学生上课(信息照片)。新华社

2009年11月,袁严敏选择再次留在农村,在华川县横头山镇中心小学担任特岗教师。

横头山镇位于山的腹地。虽然离佳木斯市只有15公里,但这里的条件远不如其他乡镇。那时,宿舍里不准生火。她早晚都会吃面包和方便面。假期里,她呆在学校里,因为冬天大雪封闭了道路,山也封闭了交通。晚上没有水也没有电,所以她不敢多喝水,因为害怕半夜去厕所。

次年3月,袁严敏接任六年级班主任。班上32个孩子中有将近一半来自贫困家庭。

有一个叫小雪的女孩,平时很安静也很有礼貌,但是她总是孤独和不开心。袁严敏得知她的母亲又聋又哑,很难和别人交流。她的父亲通常给人们牛和零工,但他经常喝得太多,脾气不好。

袁严敏总是有意无意地和她说话,给她买书、书和书包。渐渐地,肖雪变得开朗起来,她的成绩也提高了。她成功地进入了初中。六年后,她以优异的成绩被东北石油大学录取。

农村教师袁严敏(右)进行家访(信息照片)。新华社

在横头山教书10年后,袁严敏上了9个毕业班,并进行了400多次家访。她游遍了横头山,有无数像肖雪这样的例子。

“袁小姐,你下学期还教六年级吗?我的孩子们要上六年级了。”“袁老师,跟着你的班级,在新年的第一天教书……”袁严敏每次毕业后都会接到这样的电话。

在农村工作了13年后,袁严敏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学校,只在周末回家。每天下班后,她会通过微信帮助孩子们做作业,监督他们的阅读,并通过电话与在其他地方工作的学生的父母交谈...

村里的老师袁严敏和他的学生们聚在一起(摄于2018年5月8日)。新华社

多年来,市县的一些著名大学向她伸出橄榄枝,许多像她一样被特殊职位录取的同事已经换了职业或转学。然而,袁严敏说:“教师是一种职业和信仰。它们会出现在最需要的地方。”

今年9月,袁严敏再次作为教师代表参加全国优秀特岗教师巡视组。无论是在讲台上还是在山区学校,她都致力于热情和传播希望。

© Copyright 2018-2019 ponaksom.com中西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