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西新闻网 > 财经 > 资本市场开放提速,证监会提前松绑券商等外资持股

资本市场开放提速,证监会提前松绑券商等外资持股


2019-11-01 16:37:22   【  】    【打印】    【关闭


《财经》记者郭楠张新培、鲁文玲主编

10月11日,中国证监会在国庆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新的对外开放措施。期货、基金和证券公司持有外资股比例的时间限制都提前了。

中国证监会发言人高丽表示,经过全面研究,中国证监会进一步明确了以下安排:从2020年1月1日起,将取消期货公司外资持股比例限制;从2020年4月1日起,全国将取消对基金管理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从2020年12月1日起,全国范围内取消对证券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

受这个好消息的影响,非银盘当天下午表现出色,推动上证综指走高。

与此同时,据新华社报道,当地时间10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见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国领导人刘禾。双方在农业、知识产权保护、汇率、金融服务、扩大贸易合作、技术转让、争端解决等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

“这是一件好事。我希望金融业,包括资本市场,能更开放,引入竞争,赶上世界水平,促进金融业的迅速发展。」著名经济学家陈志武告诉财经记者。

关于竞争激烈的经纪行业,一家合资券商表示,短期内不会对国内经纪结构产生太大影响。

在特殊的国际环境下,加快对外开放步伐也有积极的一面,但在对外开放的过程中,风险应该得到很好的控制10月12日,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韩干告诉《财经》。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余韶认为,解除持股限制是进一步向全球资本开放的一种姿态,并欢迎更多外资投资中国。

“中国资本市场的主要方向是金融改革,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通过沪深港联动吸引海外资金,取消qfii限制;另一方面,为海外基金提供相应的配套设施。知名的国际金融机构也需要熟悉的合作伙伴来提供服务。”一家合资券商告诉财经记者。

国际金融机构的涌入无疑会给当地金融机构带来更激烈的竞争,但也会带来进步。在国际业务中,海外机构具有优势,而在本地业务中,本地金融机构更具竞争力。业内人士认为,外资和当地金融机构将在未来形成健康的竞争。

“目前,我国一些金融中介机构依靠资源和许可证形成一定的垄断地位,这不利于在相对封闭和缺乏有效竞争环境的中国提高业务能力和国际竞争力。外资在合规意识、业务能力和管理模式方面有着长期丰富的经验,值得国内金融机构借鉴。”韩干说。

“未来,世界上最好的金融机构将在中国相互竞争。国内金融机构肯定会感到压力。然而,外国投资和当地机构有不同的特点。外国投资更擅长长期投资,而国内机构对中国了解更多。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找到自己合适的顾客。”余韶告诉记者。

取消对外资比例的限制,无论是在证券业、基金业还是期货业,短期影响有限,但从长远来看可能会带来积极的变化。

“从经纪行业来看,国内券商之间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所以即使放宽限制,国内券商的短期状况也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合资经纪人说。

事实上,合资证券公司在中国已经发展了24年。总的来说,合资证券公司的发展并不成功。“部分原因是中外观念的冲突,所以外资是否控制股份仍然是一个很大的影响。此外,对外资的风力控制非常严格,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制约了企业的发展。”合资经纪人说。

韩干将首批期货公司比作资本市场进一步开放的第一个方阵。“中国期货市场规模有限,利润单一,因此需要学习和借鉴。我相信引进海外机构开展相关业务将进一步推动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武汉科技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说。

开放资本市场将对中国资本市场产生深远影响。“从两个方面可以看出:一方面,外资的持续流入将改变国内投资者组织;另一方面,这也将有助于促进中国资本市场体系的建设和完善。”一位南方的合资经纪人告诉记者。

余韶还认为,外资的涌入将有助于改善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资机构,这将带来长期估值的稳定性,并使市场更加关注基本面的跟踪。

当然,随着资本开放程度的提高,监管层面也增加了新的挑战。监管难度大大增加,尤其是在国际监管和跨境市场监管方面。

“在监管问题上,我们需要权衡利弊,既要考虑外资的投资习惯,又要进一步将中国的金融市场体系与国际体系结合起来。例如,账户管理、风险管理工具和交易规则需要不断改进。在控风方面,我们还应借鉴国际和历史经验,把握资金的快进快出是否会影响金融市场,形成系统性风险的问题。”韩干说。

过去两年,金融业加快了对外开放,已成为资本市场改革的关键词。

在过去的一年里,资本市场在对外开放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就。2018年12月24日,瑞银证券成为第一家外国投资者持股增加51%的合资证券公司。瑞士信贷创始人、摩根华信和高盛高华都提交了将持股比例提高至51%的申请。迄今为止,中国证监会已批准摩根大通和野村证券成立两家新的合资控股证券公司。最近,日本大和证券的申请材料也被中国证监会受理。

在外国基金公司方面,除了迅速扎根中国市场的外国私募股权巨头之外,贝莱德(BlackRock)、派特(Pilot)和瑞银(UBS)等许多海外资本管理巨头早已觊觎中国内地公开发行许可证,第一只外国控股公开发行基金即将到来。5月8日,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上的信息,上海国际信托将转让其在上海摩根大通的2%股份。此前,外国股东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也公开宣布有意提高持股比例。

此外,资本市场的双向开放也取得了突破。6月17日,在英国英国退出欧盟的影响下,胡安东迟到了。华泰证券发行的Huranton首张全球存托凭证(gdr)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a股国际化的又一里程碑。

“中国证监会确定外资持股比例上限的具体时间点并不突然。今年7月,财务委员会已经决定将其提前至2020年。”厦门大学经济学院的韩甘教授告诉《财经》。

在今年6月13日的陆家嘴论坛上,除了刘禾宣布成立科学研究委员会之外,证监会主席易惠曼(Yi Huiman)当天还宣布了9项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包括推动qfii/rqfii制度规则的修订,允许合资证券和基金管理公司实现“一参与一控制”,加大期货市场的开放力度。9月10日,外管局宣布取消qfii/rqfii配额限制,预计将逐步实现。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中国证监会已正式确定了未来一段时间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12项具体措施,包括加快资本市场高层次开放,加快实施已宣布的开放措施,在开放环境下维护金融安全。

9月11日,易惠曼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署名文章,称开放也是一项改革。加快资本市场高水平对外开放,不断提高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化水平和服务能力。同时,他强调,要保持开放、清晰可见、易于管理,加强开放条件下的风险防控和监管能力。

山西十一选五

© Copyright 2018-2019 ponaksom.com中西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