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西新闻网 > 文化 > 广钟:在时光流逝中记录流逝的时光

广钟:在时光流逝中记录流逝的时光


2019-11-06 11:36:41   【  】    【打印】    【关闭


资料来源:《广州日报》

在博物馆寻找宝藏

广州博物馆研究清代钟表的老专家黄常青曾经说过:“西方钟表在中国传播和被接受的速度是任何其他西方物品都无法比拟的。”他还表示:随着西方钟表在宫廷、政府官员、官员和贵族家庭中的流行,专业钟表制造出现在中国许多地方,成为清代颇为独特的行业,“而广州成为钟表制造的领导者,所制造的钟表被称为“宽钟”。

9月20日,在越秀山广州博物馆新开幕的“别出心裁、别出心裁、多种多样的作品”展览中,几个精心制作的“多种多样的钟表”吸引了众多目光。弦轮质量高,精度高。它们是中西文化技术交流的成果,也是时代创造的特殊产品。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卜松柱

饱经风霜的旧钟

我现在还能走路。

沿着“别出心裁、别出心裁、别出心裁——广泛而特殊的展览”展厅的左侧,走过大型的“刻有和平与形象的珐琅”。在几步之内,四个漂亮的钟表分散在高低和五颜六色的地方。温暖柔和的灯光从四周射来,清晰地展示了它们的每一个细节。

最引人注目的是“铜镀金珐琅花瓶,字改为花铃”。分为三层,底层内置机械装置,正面以三针钟为中心,时钟板的左右两侧分别设有石花。二楼包厢正面是一面四字横幅,内容可以改成“欢庆长春”、“幸福天启”、“繁荣昌盛”、“和平幸福”。平台的每个角落都有一瓶花。上层为蓝色珐琅双兽耳扁瓶,瓶体饰有金色八宝纹和卷草纹,瓶腹中央的圆窗嵌有石头变色转花。它的花瓣形状和颜色可以改变,有红色、绿色、黄色和蓝色。瓶子里插着一棵花树,上面的花可以打开和关闭,一只蝴蝶从花的中央落下。缠绕开始后,在音乐的伴奏下,底层前时钟两侧的石花旋转,第二层的四字旗旋转,上瓶肚形状和颜色发生变化,顶部花瓣开合良好。博物馆专家指出,钟的机械原理、造型风格和复合技术是甘龙时期工匠高超技能的缩影。

这座大钟在20世纪60年代由故宫博物院分配给广州博物馆。与此同时,展览中还展出了一个“青铜镀金水转人体音乐钟”。它底部有一个机械装置,前面底部有一个三针钟,表盘四角有珐琅花。表盘上方的风景表内置了人物的风景。二楼是八角亭,报时时有音乐伴奏。亭子里的窗帘卷起来了,穿红衣服的女孩绕道而行。通过这些惊人的作品,不难推测当时大多数最好的钟表都进入了宫廷。大多数去过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人应该知道有一个特殊的“钟表博物馆”,里面陈列着多年积累的清朝钟表。其中,“宽时钟”的比例不小。此外,沈阳故宫博物院和广东省博物馆也有不少钟。广州博物馆收藏的宽钟也很有特色。

与同时期的西方商品相比,光照显示出非常鲜明的中国特色。广州博物馆副研究馆员钱帅指出,大部分形状是亭、台、楼、亭建筑或葫芦、盆、瓶等吉祥符号,主题是生日庆祝和节日祝福。最突出的特点是明亮的黄色、绿色和蓝色透明珐琅和表面精心制作的西方图案,以及大量新颖巧妙的机械装置,如水法、换花、换花、跑步、换鸭和换鸟鸣。

那么这些饱经风霜的旧钟还能走吗?钱帅告诉记者:我们可以去,但我们需要专业人士来收尾。故宫博物院里有许多钟表修理专家。在他们的照料下,古代计时器仍然可以记录时间的流逝。

西方时钟首次从广州登陆

对标准时间的追求伴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它不仅与农耕季节和时间表等生活需求密切相关,也与祭祀和礼仪等精神活动密切相关。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明精确计时仪器的国家之一。至少在2000多年前,“土贵”、“日晷”、“漏壶”等乐器出现了。这些古老的精密仪器和先进的天文观测技术相互促进,为中国古代的社会运行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尽管英国科技史上著名专家约瑟夫·李约瑟(Joseph Needham)认为,现代机械钟中使用的擒纵器源自中国古代苏颂的发明。然而,不言而喻,真正的机械表确实是真正的进口品。然而,广州是它的第一站。

黄常青等专家指出,自16世纪中叶以来,为了获得中国人民特别是中国政府的认可,一些一直遭到抵制的西方人员找到了另一种方式,以西方新奇事物为突破口,开始“公共关系”。其中,除了“千里镜”(望远镜)、“万花筒”(三棱镜)、地图和地球仪之外,最重要的是时钟,“它几乎已经成为外国人送礼物给中国人的最佳选择”。

意大利的罗明健是第一个将西方钟表引入中国的人。明万历九年(1581年)春天,罗明健乘船来到广州,给黄英甲总参谋部送去了一块机械表。当时有记载说,“这是一套装有许多小齿轮的计时工具”。在收到这些外来的西方货物后,当时的海上航线协议安排罗明健在广州居住三个月,尽管法院有海上禁令政策。万历10年(1582年)12月,罗明健和巴樊姬来到肇庆,向时任两广总督的陈瑞赠送了许多珍贵的礼物,包括敲钟。陈瑞非常高兴,安排他们住在肇庆东门的天宁寺。为了适应中国人的生活习惯,罗明健还亲自调整了自动闹钟,将一天24小时改为12小时,并将阿拉伯数字改为中文。黄常青指出:“这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结果。”1601年,中西文化科学交流史上的著名人物意大利的利玛窦(Matteo Ricci)用两个自鸣钟敲了敲中国皇宫的门,并获准住在玄武门。

光照是西方技术中国化的典型代表。

根据中国官方文件,西方商人从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开始将西方钟表运往广东出售。到甘龙的时候,中西钟表贸易达到了顶峰。西方钟表的便利性和准确性也激发了人们的消费欲望,尤其是在广州、苏州、上海等重要的商业港口。清代赵廉在《小婷续篇》中记载“泰西最近制造了一种自鸣钟表,它制造出奇怪而邪恶的东西。它来自广东东部。学者官员正在争夺它,这家人买了一个玩具。”在政府和人民的要求下,越来越多的西方钟表在南方被模仿,尤其是在广东,其中一些也被当地官员用作贡品。

广州是中国第一个接触自鸣钟的地方。随着大量西方钟表在广州的分布,广州成为清代民间机械钟表制造的重要中心之一。首先,外国人在广州设立手表厂。例如,英国东印度公司的船长马基塔斯(Makitus)和18世纪伦敦著名制表师詹姆斯·考克斯(james cox)的后代都在广州设立了钟表工场。小皮埃尔是英国麦卡特尼使团的成员和制表师,他在甘龙时期访问过中国,后来留在广州为当地的制表师工作。与此同时,广州的一些当地工匠也开始了自己的生意。

目前,人们普遍认为广州的钟表业至少形成于康熙时期。但直到甘龙早期,与西方同行相比,技术上仍有很大差距,“不如西方同行复杂”甘龙十四年(1749年),甘龙皇帝给两广总督发了一封信:“以前进口的钟表和外国漆器不是外国制造的。如钟表、外国漆器、金银缎、毛毡等。,必须在外国制造。”可以看出,这位每年订购价值高达3.2万至6.2万元顶级银表的超级“发烧友”对当时的“光照”并不十分满意。到了甘龙中后期,特别是“一港贸易”后,擅长变革创新的广州钟表匠通过长期的生产技术和技术经验积累,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广东手表集中了东西方工艺美术的精华,深受人们喜爱。麦卡特尼在他的《中国之旅》中为中国团成员约翰·巴罗(John Barrow)创造了纪录:“现在他们在广东,就像在伦敦一样,生产各种精致的机械设备,柯克斯和梅林仓库曾经以三分之一的成本大量出口到中国。中国人灵活而聪明,他们纤细的手自然被用于聪明的工作。”

黄常青指出:“直到嘉庆年间,粤海关每年都要向皇宫捐赠2到4件钟。故宫博物院中数百只广州钟都是赣嘉时期广东的贡品和经典作品,因此成为保存大多数广州钟的地方。根据档案,相当多的甘龙王朝广东钟表匠来到北京服务,被称为“南方钟表匠”。广东省省长挑选他们来北京。高技能制表师也可以带着家人。

光照是中西结合的西方技术中国化的典型代表。

3分钟pk10

© Copyright 2018-2019 ponaksom.com中西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